以史為鑒,來說歷史故事和未解之謎
可以知興替,來說歷史故事未解之謎

本月熱詞:

歷史故事大全 > 歷史真相 > 正文

揭秘秦國第一名將為什么不是白起王翦而是司馬錯?

發表日期:2015-01-26 21:11 作者:來說歷史故事網 來源:www.aqemge.icu 瀏覽:

摘要:司馬錯認為秦國要統一天下,擴張領土、增加財富和施行仁政,這三條缺一不可,當然要從最容易的擴張開始。蜀國雖然富庶,地盤不小,卻是蠻夷番邦,僻處邊疆,以秦國之強取之如探囊取物,其它國家也不會干預

揭秘秦國第一名將為什么不是白起王翦而是司馬錯?
 
揭秘秦國第一名將為什么不是白起王翦而是司馬錯?
秦國第一名將
司馬錯
 
司馬錯認為秦國要統一天下,擴張領土、增加財富和施行仁政,這三條缺一不可,當然要從最容易的擴張開始。蜀國雖然富庶,地盤不小,卻是蠻夷番邦,僻處邊疆,以秦國之強取之如探囊取物,其它國家也不會干預,反之東進則必然招致六國的聯手抗擊。拿下蜀國,不僅擴張了領土,還可得到財富,一舉兩得。
 如果票選秦國第一名將,王翦的老謀深算,白起的戰神本色,無疑得分都不少,可是卻有這樣一位名將,戰功并不耀眼,疆場搏殺亦非所長,但他是一位戰略大師,力助秦國一統江山。
  秦國第一名將是誰?侯選人恐怕多如牛毛,估計白起、王翦的得票都不少。
  王翦不用說了,戰國四大名將之一,滅楚平趙,哪里有困難,他就出現在哪里;至于白起,更是古今第一殺神,從秦孝公八年(公元前三五四年)到秦昭襄王五十一年(公元前二五六年),一百多年里,秦軍殺敵總數超過130萬,白起一人就包辦了92萬。
  雖然如此,如果要票選秦國第一名將,我們還是要把票投給被遺忘的一位:司馬錯!相比王翦的老謀深算,白起的戰神本色,司馬錯并不耀眼,疆場搏殺也非其所長,但他是一位戰略大師,奠定天下一統的“浮江攻楚”就是他的手筆。
  東進還是南下?
  戰國七雄,雖然一統于秦,但要說綜合國力,還看楚國。
  楚國是著名的三高一低,三高是人口多、面積大、GDP高,一低是統治集團的IQ低。疆域最廣時,楚國擁有相當于今天11個省的地盤,經濟發達,文化昌明,造個編鐘,譜個小曲,都是信手拈來,可惜就是不出軍政人才,僅有的幾位如吳起,還是技術移民。
  春秋時期,晉楚爭霸,幾番大戰,楚國除了最英明的莊王在位時勝過一仗,其余全是敗績,到了后來,甚至被吳國欺負,連首都也丟了。
  秦國變法圖強后,楚國更是不堪一擊,楚國統治者本來IQ不高,這時更出現集大成者,腦袋可能被豬踢過的楚懷王任秦國的張儀隨意擺布,玩弄于股掌之上,先是被騙與齊國絕交,發現上當后憤而攻秦又被打得落花流水,最后被秦國假托會盟扣為人質,死得不明不白。
  楚國就算家底厚實,也禁不住這么折騰啊,終于露了頹勢,后來的國王雖然不像懷王這么二,但都不思進取,一步步斷送了大好河山。當然,秦國這么玩,也太傷RP了,所以才有“暴秦”這么個說法,也才有了“楚雖三戶,亡秦必楚”這句毒誓,等到秦始皇一死,陳勝、吳廣揭竿而起,打出的旗號就是“張楚”,項羽破釜沉舟,坑殺秦兵20萬,秦國應了那句話,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秦國滅楚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公元前三一八年,楚懷王牽頭的第一次合縱,讓秦國認識到必須全力對付楚國,經過公元前三一三年的藍田之戰、公元前三〇二年的重丘之戰、公元前三〇〇年的襄城之戰,基本把楚國打回原形,滅楚的時機大致成熟,但究竟從哪里入手,秦國也有爭論,直到一個偶然事件幫秦國作了決定。
  當時,占據四川盆地的蜀國是中國西部的大國,蜀王把漢中封給弟弟苴侯,沒想到苴侯反而跟宿敵巴國交好,蜀王大怒派兵討伐,苴侯逃奔巴國向秦國求救,秦惠文王早有心取蜀,只因正與韓國作戰,猶豫不決。
  舌戰張儀
  表面上看,攻韓還是取蜀只是順序問題,其實關系到秦國的總體戰略。這種時候一般是張儀率先發言。
  張儀是連橫戰略的始作俑者,一直在楚國玩無間,后來又跑到魏國,還掛了相印,不久前才回到秦國。他是典型的政客,一向強調七分政治、三分軍事,所以主張先攻韓國,還滔滔不絕說了一番道理。
  他的理論還是縱橫家的套路,說起來指點江山,感染力極強,其實可行性相當值得懷疑。
  “我們應當跟魏、楚結盟,出兵三川,堵住轅和緱氏山的隘口,阻斷屯留的交通,切斷魏國與南陽的聯系,然后進攻新城和宜陽,兵臨洛陽城下,屆時名存實亡的周天子肯定嚇得魂不附體,交出傳國玉璽,秦國便可以挾天子而令諸候,霸業可成”。
  張儀越說越興奮,仿佛天下已在掌中,末了輕描淡寫的加了一句:“至于蜀國,蠻荒小邦,偏處一隅,勞師動眾去攻打,未必有什么收獲”。
  從這番話可以看出,張儀的思維仍停留在春秋五霸時代,未能與時俱進,秦國統一之勢已成,哪里還用打周天子的旗號?平白落下劫天子的惡名!秦軍東出函谷關,決勝中原,這是大勢所趨,但非要從險道深入萬山叢中與三晉搏命,簡直是白癡戰略。這個戰略也暴露了張儀的私心,他在魏國罷相主要是政敵公孫衍的陰謀,以張儀的為人哪里肯吃這個啞巴虧,所以一力主張東進。
  張儀的胡扯惹惱了都尉司馬錯,他立馬站出來反駁。在秦國的大將里,司馬錯一向低調,沒有型男白起那么有名,但也有人認為他才是秦國最出色的戰略家(沒有之一)。司馬錯的主張很明確,取蜀是第一要務。
  司馬錯認為秦國要統一天下,擴張領土、增加財富和施行仁政,這三條缺一不可,當然要從最容易的擴張開始。蜀國雖然富庶,地盤不小,卻是蠻夷番邦,僻處邊疆,以秦國之強取之如探囊取物,其它國家也不會干預,反之東進則必然招致六國的聯手抗擊。拿下蜀國,不僅擴張了領土,還可得到財富,一舉兩得。
  這番分析鞭辟入里,聽得群臣頻頻點頭,然而這還只是司馬錯大戰略的第一步。得蜀之后,占據上游形勝之地,再收巴蜀之兵,造大船浮江攻楚,必定取勝,楚國一亡,天下可定矣。司馬錯的戰略清晰可行,又不像張儀有那么多縱橫家的俗套子,秦惠文王聽后一拍大腿,馬上采納,并且指定張儀和司馬錯一起掛帥出征。
  我們可以負責任的說,沒有司馬錯的這個計劃,秦國要統一天下至少多花五十年。在東方戰線上,秦國噼里啪啦的打了二三十年,白起今天10萬、明天20萬的斬首,都打不疼三晉,換個二流將領,有時還打不過趙國。
  司馬錯堅持取蜀另有一番深意,是張儀、白起甚至很多后人都沒有想明白的,秦國之所以戰無不勝,源于高得嚇人的軍功獎勵
  1、普通士兵斬甲士一人,賜爵一級,可得田地一頃,宅九畝,并可獲得奴隸一人;
  2、軍官斬甲士一人,還可晉級為五十石之官;
  3、軍官斬甲士二人,可晉升為百石之官;
  4、任何人殺敵超過5人,即可得到五家的奴隸以供役使。
  一百年間,秦軍僅有準確文字記載的殲敵數目就達到 130萬,平均每年殲敵13265人,相當于每天37人,如果完全兌現這些獎勵,那么秦國將會增加數量驚人的地主和奴隸,這對國家來說根本是吃不消的,更不用說關中平原的農業潛力已經壓榨到極限了,如果沒有新的資源注入,秦國的戰爭機器遲早會有停下來的一天。
 取蜀與安蜀
  不過,蜀道之難是有名的,秦國要順利入蜀免不了耍些陰謀詭計。
  古蜀國是史上最神秘的國度之一,李白《蜀道難》“蠶叢及魚鳧,開國何茫然”講的就是這個國家。蜀國的開國君主杜宇,人稱望帝,半人半神,英明豁達,很受人民愛戴,后來杜宇依著堯、舜、禹的慣例,把王位禪讓給了鱉靈,這就是蜀國的叢帝。
  鱉靈死后,歷代的蜀王都不成器,秦惠文王覷出機會,就讓人鑿了五頭石牛,每頭的屁股后面放一堆金子,愣說是石牛屙出來的,蜀王一聽馬上派人索取,秦惠文王滿口答應,蜀王于是找來著名的五壯士,鑿山開路迎接石牛,這就是“五丁開山”的典故,這條路從今天陜西勉縣一直向南,越過七盤嶺進四川,經朝天驛直通天險劍門關,后世稱為石牛道。
  可惜路是通了,石牛卻不出貨,無腦的蜀王又找秦國想辦法,“好心”的秦國答應另送五位美女,蜀王再派五壯士去迎接,結果半路遇上塌方,壯士和美女都掛了。
  這段傳說只能當故事看了,但石牛道一通,秦國的大軍就來了,公元前三一六年,司馬錯、張儀和都尉墨由石牛道大舉入蜀,葭萌關一戰大敗蜀軍,蜀王逃奔武陰,說來蜀軍也真無能,葭萌本是天險,三國時,劉備的三流將領霍峻用幾百人守了一年多,蜀軍爭點氣,守個半年不成問題。
  葭萌關一破,蜀國實際上就亡了,司馬錯干脆把巴和苴也一起滅了。秦惠文王將蜀國降格為侯國,讓宗室公子通去當蜀侯,任命陳莊為蜀相。沒想到,公元前三一〇年,陳莊突然叛秦,幸好司馬錯及時把他干掉,平息了叛亂,公元前三〇一年,繼任的蜀候輝也反了,司馬錯再把他干掉,蜀地才算徹底平定。
頂一下
(194)
86.6%
踩一下
(30)
13.4%
------分隔線----------------------------
歷史真相推薦閱讀
双喜斗地主送话费 怎么开股票账户 海南4+1开奖结果走势图 山东11选5一定牛遗漏统计 金7乐走势图 甘肃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海南飞鱼体彩手机版 北京11选5前三走势图 广西11选5任3万能码 红牡丹配资 11选5任四包赚不赔40注 在线炒股配资 飞艇微信群平台免费计划 重庆快乐10分 国内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贵州11选5任五推荐号 江西十一选五任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