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為鑒,來說歷史故事和未解之謎
可以知興替,來說歷史故事未解之謎

本月熱詞:

歷史故事大全 > 歷史真相 > 正文

我國古代的退休制,80歲還上戰場

發表日期:2012-12-19 10:17 作者:佚名 來源:網絡整理 瀏覽:

摘要:神宗末年(1083年)文彥博已經獲準退休,在洛陽準備要安度晚年。哲宗即位初(1086年),當政的司馬光看重“宿德元老”文 彥博的才能與威望,極力推薦。就這樣,已過80歲高齡的文彥博“落致仕”,被授予“平章軍國重事”一職,再擔大任。

我國古代文獻有“七十曰老”的說法,宋代官員致仕(即退休)即以70歲為限,比起如今的60歲,年限可謂很寬松。但70歲退休并非絕對。北宋時期,一些“邦國重臣”或受到皇帝恩寵的官員雖到了70歲,卻仍然可以“安位若素”。人老不講筋骨為能,是不能忽視的客觀事實。70歲高齡的老人身處政府要職,常常要面對那么多的繁劇事務,要想都處理得當也真是勉為其難。

  原來,宋代致仕制度還規定:官員退休時,須先向朝廷遞呈申請,獲準后方可解職。個別元老大臣不受70歲年齡的限制。凡因病退休而后痊愈者、提前 退休者、正常退休者,在朝廷需要時都可再度入仕,稱為“落致仕”(類似今天的退休返聘)。這樣,有一些被皇帝倚重的老臣可能多次請求致仕而不被批準,而一 些特定時期致仕的“重臣”會被再次授予要職。

  這些老年官員中不乏老當益壯者。北宋朝宰相最高壽者當推文彥博(1006—1097),享91歲。他是四朝(宋仁宗、英宗、神宗、哲宗)重臣, 任將相五十年,名聞四夷。神宗末年(1083年)文彥博已經獲準退休,在洛陽準備要安度晚年。哲宗即位初(1086年),當政的司馬光看重“宿德元老”文 彥博的才能與威望,極力推薦。就這樣,已過80歲高齡的文彥博“落致仕”,被授予“平章軍國重事”一職,再擔大任。他思維敏捷、處理政務井井有條,時人評 價他“其綜理庶務,雖精練少年有不如;其貫穿古今,雖專門名家有不逮”。真宗朝的老將范延召(927—1001)更是勇猛不減當年。咸平二年(999 年),北部邊防吃緊,契丹人南下來犯,73歲的范延召毅然隨駕北征,“與(契丹敵兵)戰瀛洲西,斬首二萬級,逐北至莫州東三十里,又斬首萬余,奪其所掠老 幼數萬口,契丹遁去”。仁宗朝老將王德用(977—1056)熟知軍中情偽,善于恩撫屬下,“多得士心”。他名震邊塞,為契丹(遼國)所忌。至和元年 (1054年),78歲高齡的王德用“落致仕”,被授予樞密使重職,督察全國軍務。至和二年(1055年),契丹使者來訪,稱贊宋廷“以公(王德用)典樞 密而用富公(富弼)為相,將相皆得人矣”。

我國古代的退休制,80歲還上戰場

  這些年過70仍被朝廷重用的官員,其經驗智慧被視為國家的財富。鑒于不能忽視的年齡與健康因素,君主們常常對這些老臣加以特殊禮遇。 如:文彥博,元祐元年(1086年)拜太師、平章軍國重事時,已是81歲高齡,被特許“六日一朝,一月兩赴經筵”,后來又改為“十日一赴都 堂,一月一赴經筵”,能保證機要政務參與決策即可。兩朝重臣呂公著元祐三年(1088年)拜司空、同平章軍國事時,也已是71歲高齡,被特許“一月三赴經 筵,二日一朝;出入都勿拘時;常行文書免簽書;別建府第,許執政往議事”等。樞密使張昇70歲時“請老”(申請退休),英宗極力挽留,聲稱“太尉勤勞王 家,詎可遽去?”特許他“五日一至樞密院”,還免除其覲見皇帝時復雜的禮節“進見毋舞蹈,受賜勿跪”等。

仁宗朝老臣 陳堯佐拜相時已是75歲高齡,在這個“佐天下,總百官,平庶政,事無不統”的重任上實在是有些力不從心。加上同時拜相的王隨(已65歲)正“屬疾在告” (請假在家養病),導致政務積壓,“事多不舉”,時人譏諷“中書番(宰相議事機構)為養病坊”,最終兩人均被解職。接替他們職務的張士遜是第三次拜相,也 已是75歲高齡。與前兩次經歷相比,這時的他年事已高卻又偏逢多事之秋。當時,政府決意精簡輦官為禁軍,輦官們不滿,紛紛攜家人在京城喧訴抗議,“張士遜 方朝,馬驚墮地”,幸好只是受了驚嚇,沒太傷著筋骨,皇帝特許他“五日一朝”。可是諫官們不放過他,紛紛上書,彈劾他“無所建明”“政府豈養病之地邪”等 等。張士遜坐立不安,決意退出政壇,連續七次上書“請老”,最終獲準退休,在家安度晚年,享86歲高齡。

  可憐一些“耆德”老臣,被皇帝所倚重、累請致仕而不得,終日被機要政務纏身,勞心勞力而“卒于任”。兩朝元老向敏中(949— 1020)居大任三十年,“時以重德目之,為人主所優禮,故雖衰疾,終不得謝(退休)”,72歲死于宰相任上。哲宗初年,老臣孫固(1016—1090) 屢請致仕,太皇太后誠意挽留“卿,先帝在東宮時舊臣。今帝新聽政,勉留輔導;或體中未安,取文書于家治之可也”。孫固得此知遇之恩,不便再提致仕之請,只 得“強起視事”,又忙碌了兩三年,75歲死于任上。宋神宗在位期間,重視守邊大臣的挑選,老臣孫沔被授予邊地重職,可憐已71歲高齡的他,終因年老力衰受 不了遠途跋涉之苦而死于赴任途中。

  孔子曾說:“吾十有五而志于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70歲的老人已經完全成 熟了,進入了人生的又一個高級階段,多年積累的經驗堪為后輩推崇,一些關鍵問題的咨詢是必要的;同時,“人生七十古來稀”,這又是一個超脫物欲、名利追逐 的階段,回歸自我,頤養天年。而二者的協調是不容易把握的,北宋老年官員們的榮耀與尷尬正說明了上述兩點,給后人以思考與啟發。

 

頂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歷史真相推薦閱讀
双喜斗地主送话费 广西11选5前3组 陕西十一选五推荐号 澄星股份股票行情查 秒速快3开奖 云南十一选五玩法 幸运赛车app注册平台 江西11选5智能选号 股票在线行情 黑龙江p62开奖结果今天晚上 北京pk10基本走势图 湖北快三技巧武器 股票论坛博客 贵州快三今天开奖直播 江苏快三玩法 赛车pk10开奖官网 陕西十一选五任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