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為鑒,來說歷史故事和未解之謎
可以知興替,來說歷史故事未解之謎

本月熱詞:

歷史故事大全 > 歷史真相 > 正文

探尋歷史上真實的康有為

發表日期:2013-02-25 09:24 作者:佚名 來源:網絡整理 瀏覽:

摘要:關于康有為,一個多世紀以來已經有無數人寫過無數的文章與書籍。康有為作為清朝末年改革維新的象征人物,早已成為一個神圣的符號。恐怕也只有這一因素才能解釋幾十年來海峽兩岸歷史學家們的沉默,盡管多少年來一直都不乏對康有為的種種批評。

談起戊戌變法,大家都會想到康有為。關于康有為,一個多世紀以來已經有無數人寫過無數的文章與書籍。這本不足三十萬字的歷史報告文學只是因為作者讀了臺灣戊戌變法史專家黃彰健早在一九七○年寫的史學專著,才毅然改寫成這個樣子的。這以前,他筆下的康有為依然是“圣人”一般無暇(至少在戊戌年以前是這樣),和百年來多少寫戊戌年的作品沒什么兩樣,是那本發黃的《戊戌變法史研究》改變了這一切。

我們今天難以理解的是黃彰健的書出版了近三十年,為什么一直沒有引起史學界的重視?也許是證據不足,也許由于其他原因,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人們多么不愿意看到一個神話破滅,一個慣于造神的民族總是在不斷地造神的同時,也小心翼翼地維護著過去的神話(這個神話和史前時代的神話無關)。康有為作為清朝末年改革維新的象征人物,早已成為一個神圣的符號。恐怕也只有這一因素才能解釋幾十年來海峽兩岸歷史學家們的沉默,盡管多少年來一直都不乏對康有為的種種批評。

探尋歷史上真實的康有為

我們可以說現有的證據還不足以證明《溫故戊戌年》一書的結論,但很顯然也沒有充分的證據推翻本書所提出的一系列與歷史教科書完全兩樣的事實:

神話之一:儒學大師、大學問家的神話。康有為用以托古改制、推動戊戌變法的兩本最重要的學術著作《新學偽經考》、《孔子改制考》原來剽竊自廖平的《辟劉篇》、《知圣篇》。對此,當年廖平就提出了指控,成為晚清學術史上最大的版權官司。康本人雖然極力回避或否認,這一點梁啟超提供的證詞也許最值得重視。他說:康有為“見廖平所著書,乃盡棄其舊說”。他的本意也許是贊美老師勇于創新,卻透露了廖平指控的事實。

其實早在二十世紀六十年代前,美國著名的中國問題專家列文森就在他的代表作《儒教中國及其現代命運》中有較為詳細的論述,用了整整一章的篇幅介紹廖平其人和康、廖之爭,應該是可信的。廖平曾是張之洞的幕僚,康有為在萬木草堂講學之前就和他相識,康曾得到過他一八八六年完成的《辟劉篇》手稿,康也完全可能讀過《知圣篇》的手稿,因為“始終尊敬先生但觀點與康又不盡一致的梁啟超承認廖的指責有根據;中日學者對此形成了一致的判斷:康的《新學偽經考》(第一部成名作,出版于1891年)被人們有意識地抬高了,它的許多資料取自于廖平的《辟劉篇》。康的《孔子改制考》(出版于1897年)剽竊了廖平的《知圣篇》的論點和形式”(列文森《儒教中國及其現代命運》,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0年5月第一版,鄭大華等譯,P276)。當然,這位美國學者同時認為:“不管康是否是一位抄襲者,但正是他臨危不懼地改變了歷史。”

我們完全有理由認為,一個抄襲、剽竊了同時代另一個人的學術成果的人,無論怎么解釋披在他身上的那件學術大師的神圣外衣還是被剝落了,神話終究是神話。

神話之二:感動了一個民族一個多世紀的“公車上書”原來并沒有上書。一八九五年清政府在甲午戰爭中戰敗,被迫與日本簽定了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消息傳來,舉國震驚,正在參加會試的各省舉人(包括康有為和他的學生梁啟超、麥孟華等)涌動著一股愛國的激情。康有為連夜起草了長達一萬四千字的上皇帝書,這就是我們今天看到的《上清帝第二書》,提出了“下詔鼓天下之氣,遷都定天下之本,練兵強天下之勢,變法成天下之治”的政治主張。全文慷慨激昂,一氣呵成,浸透著康有為變法思想的精髓,即使一個世紀后讀來,我們仍然會被康有為那滿腔熱血、他對祖國的愛所深深打動。然而,《溫故戊戌年》告訴我們,這封激動人心的萬言書并沒有像康有為《自編年譜》中說的,由他發動十八省一千二百多舉人聯名上書,近代史上著名的“公車上書”,其實并沒有真的上書,史料的依據有康有為最忠心耿耿的弟子之一徐勤《南海先生四上書記》所附《雜記》、當時參加過松筠庵聚會的“哀時老人未還氏”的《公車上書記序》、張大千提供的他的老師曾農髯、李梅庵(他們都參加過當年的松筠庵聚會)的回憶。事實是這樣的:萬言書確有其事,康有為召集各省舉人齊集松筠庵也有其事,正在這個節骨眼上,傳來了《馬關條約》已經簽字的消息,第二天又傳出了康有為中進士的消息,“公車上書”也就半途而廢了。所以,所謂一八九五年五月二日,康有為發動十八省一千二百多舉人(這個數字根據他的自編年譜。此外,他在1895年寫過一首詩,題為“東事戰敗,聯十八省舉人三千人上書,次日美使田貝索稿,為人傳抄,刻遍天下,題曰《公車上書記》”)聯名上書都察院被拒,只是一個神話,是康有為們虛構出來的。

康有為雖然沒有領導什么“公車上書”,但歷史記下了那一天多達十五起的公車上書和官員上書,湖北、江西、浙江、河南、山東、四川等地的舉人都曾在這一天上書,一樣的充滿了愛國熱情。

神話之三:康有為在海外號召華僑和留學生參加保皇事業的“密詔”原來是他自己精心編造的。百日維新第九十五天,風雨飄搖,光緒帝無計可施,變法已到了最后的關頭,所以他才會給他所信任的“軍機四卿”之一楊銳這樣的一封密詔:

……果使如此,則朕位且不能保,何況其他?今朕問汝:可有何良策?俾舊法可以全變,將老謬昏庸之大臣盡行罷黜,而登進英勇通達之人令其議政,使中國轉危為安,化弱為強,而又不致有拂圣意。爾其與林旭、劉光第、譚嗣同及諸同志妥速籌商,密繕封奏,由軍機大臣代遞。候朕熟思,再行辦理。朕實不勝焦急翹盼之至。特諭。

康有為偽造的密詔則說:

朕維時局艱危,非變法不能救中國,非去守舊衰謬之大臣而用通達英勇之士不能變法,而太后不以為然。朕屢次幾諫,太后更怒。今朕位幾不保,汝可與楊銳、林旭、譚嗣同、劉光第及諸同志妥速密籌,設法相救。十分焦灼,不勝企盼之至。特諭。

從以上比較,我們可以看出這一偽造的密詔最關鍵的有兩處:一是康把光緒帝給楊銳的密詔偽造成給他本人的;二是和光緒帝密詔原意(想辦法既不得罪太后,又能使變法繼續下去)完全相反,變成了要康等“設法相救”。和康有為一同流亡日本的變法同志王照是知情人,所以康一度軟禁了王照,但王還是對日本人說出了真相,同時歷史也留下了楊銳交給他兒子的密詔原本,康有為看到過的只是楊銳抄寫給他的副本。

神話之四:一百年來激勵過、鼓舞過整個中華民族,讓一代又一代人激動不已的譚嗣同《獄中題壁詩》,原來被梁啟超篡改過。

先烈用鮮血寫成的這首絕命詩根據史家黃彰健考證原來是這樣寫的:

望門投趾憐張儉,直諫陳書愧杜根。

手擲歐刀仰天笑,留將公罪后人論。

面對死神,譚嗣同豪氣沖天,他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然而,這首詩卻泄露了戊戌的一個秘密,所以筆鋒常帶感情的梁啟超要用他的如椽大筆,用墨水改寫這首血水寫成的詩篇:

望門投宿思張儉,忍死須臾待杜根。

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昆侖。
頂一下
(10)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歷史真相推薦閱讀
双喜斗地主送话费 网络赚钱软件 优乐江西麻将辅助器ios 追光棋牌? 有什么公式可以算平码 闽南麻将规则 五分彩走势图 捕鱼破解版单机 微乐长春麻将 香港精选资料六肖中特 股票上市规则 开元棋牌官网正版下载 街机金蟾捕鱼游戏 南京麻将手机版 网游赚钱排行榜 2020西甲积分榜 新版福建星悦麻将